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玮蔚欢迎每位朋友的到来!

山高峰显峻,玮长险崖中;日丽云霞蔚,何愁冷暖浓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变形记二—三】风花雪月毛毛撒泼记;老文的花宴  

2014-06-03 09:20:4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/玮蔚

 

 风花雪月毛毛撒泼记

 

话说毛毛这个人啊,虽性子急点,眼睛细点,肚子凸点,但心眼不算坏,样子还过得克,也可算一个小帅哥吧。他除了喝酒,最喜欢的就是让人看手相。

一日酒桌上,听有道说,小星云大师会看手相,且特准。酒过三巡,毛毛借着酒兴,把一双胖乎乎的小手往小星云大师面前一伸:“大师,看看俺今年的桃花运如何?”

小星云大师酒劲上来,两眼麻花,一是怕看走眼,丢了大师之名;二是怕酒后吐真言,伤了和气。故推辞:“今儿不宜看手相,只喝酒嘛。”

毛毛一听,暗想,是小星云大师拿俏,双手提了提下笼的裤子,一个转身,屁股吊着有道,斜瞟着小星云大师:“咋滴?还不想帮哥看啊?整死你!”

毛毛喷着酒气,斜提酒瓶,立即冲满两杯酒,端起酒杯冲着小星云大师:“哥们,是汉子就干了!”

小星云大师哈哈一笑,嗖地起身,端起酒杯,头往前一伸,豹眼一睖:“你小子要咋整?不怕填了你的花井!”

毛毛耳红面赤道:“哥们,不就是看看能否泡泡妞而已,瞧你那熊样!”

看他两那豪情壮志,有如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一定是不梭桌子不罢休!

有道急忙伸手示意:“淡定!淡定!不就是娱乐娱乐嘛。”

正在这当口,“嘎吱”一声,老文推门直入:“好啊,风花雪月的一群兄弟躲在这里喝酒,咋不叫我老文一声?”

看老文斗志昂扬,来者不善,有道急忙倒满一盅酒递过克:“听说你在种花,就没叫你,咋来滴?”

老文斗气道:“咋来滴?闻声而来!”

“快看——灰机!”忽闻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箫老师大喊。

一群哥们齐刷刷看向天空,毛毛嘟囔道:“啥灰机?是飞舞!”

看来毛毛又麻了,众人哈哈大笑。

小星云大师抹抹胡须,端起酒杯:“箫老师,我敬你!”

毛毛坐着旁边,眯缝着迷蒙的小眼睛,看着一群美眉在酒杯中曼舞,自顾自滴呢喃道:“填…填花井…谁敢填哥滴花井……”

 

 

 

老文的花宴

 

话说那日有道请客,忘记老文,老文一直不服气 。他要让圈子里所有人知道,他老文何等豪迈,何等春光,要请客,就请所有群友。

随即他洋洋洒洒的一封请柬《赏花人,你来不来……》贴风花雪月大门口,海报一样邀请大家。这下了得,很多有识之士慕名而来。一时间,老文面放春光,心如洋蓟,情似夏菊……那得意劲,风光占尽一点红,菊花园里老文章!

他呼来云端仙子,云霞美眉,要她俩招呼好客人,让来者铭记于心——酒不醉,花来醉!

老文平时就小有才情,人称“土豪文”的便是他。他诗词文联啥都想弄弄,有时站在菊花地里,闻着满眸花香,兴奋得高一声低一声的来段半截山歌!常常引得花仙子们挤眉弄眼滴,什么莺莺妹凤凤姐滴,都成了他的铁杆粉丝。

不信你看看:毛毛那日撒泼,惹了小星云大师,扬言要填他的花井,酒醒后想想不对劲,就着老文请赏花,想缓和一下气氛,不要被小星云大师真咯填了花井,就麻烦了!

毛毛急忙打电话给箫老师:“老箫,去老文那里赏花,你开车来吧?”

毛毛担心箫老师不开车,他就会提着拐棍来,那拐棍不好惹,是专门捅马蜂窝用的。箫老师爽快地答应了。

毛毛又联系有道,要他去喊小星云大师。

一集合,老远就闻小星云大师“哈哈哈”的笑声,只听他问:“老文整个哪样嘛?兴师动众滴!”

毛毛有些讨好道:“老文请大家赏花掐酒。”

“好嘛好嘛!祝贺祝贺!”小星云大师见到毛毛,似啥事也没发生过。

正说着,一阵香气袭来,只见老文右手一伸,大喊:“各位,请到花宴入座吧!”

众人抬头一看,只见酒桌支在花丛中,一桌山珍配浪子排骨,馨香四溢。老文站在桌前,笑容满面,左边一紫衣美女,右边一红衣女,端盘把盏,笑容如花,犹如天仙下凡,令人心旷神怡,真咯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人就醉!

众人乐淘淘入座,心情似清风拂白云,轻盈惬意。

毛毛目不转睛的盯着红衣女看,红衣女落落大方,为大家斟满酒,轻轻举杯,紫衣女唱道:“ 阿老表,阿老表,喜欢不喜欢也要喝;阿表妹,啊表妹,喜欢不喜欢也要喝。啊老表,啊表妹,喜欢也要喝,不喜欢也要喝。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,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!”众人和鸣,碰杯叮当,酒氛浓郁。

酒虽然喝了,毛毛依然痴痴盯着红衣女。箫老师看出疑端,扯扯毛毛衣袖:“该你敬酒了!”

毛毛回过神,红着脸抬起酒杯:“老文,感谢你的热情款待!”

三杯酒下肚,毛毛晕乎乎地想,红衣女很面熟,是在哪里见过?他茫然地在记忆的光盘中搜索,她是花香?又似听雨?正狂想。

“连云霞姑娘都忘了?”箫老师提醒他。

毛毛恍然大悟,连连点头:“额额额!”

有道狡诘一笑:“你不会也不晓得穿紫衣那个吧?”

正说着,一道蓝光闪过,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我来晚了,自罚一杯哈!”

众人回头,山南挎着一个似小炮弹的东东走来。紫衣姑娘倒杯酒递给山南,山南一口闷了。

老文上前,拱手示礼,笑呵呵地:“清风摇菊影”;南山一举杯:“醇酒逸花香”。

“哈哈哈,好对联!”浪子带头鼓掌脱口高喊。浪子呢,虽然没像毛毛嗜酒如命,可他与毛毛互为马甲,且他酷爱涉猎,有百事通的美誉。

正当老文沾沾自喜时,山南出其不意道:“哥们,想看看我挎的东东是啥吗?”

“是啥?赶快说嘛!”

“说,甭卖关子了!”

……

南山神秘一笑:“没见过是吧?这是穿越器!可神了,能照出每个人前世和来生,谁想看呢?”

有道凑上去,南山熟练打开开关,蓝光一闪,一声幽幽叹息,眼前出现一个紫衣小姑娘坐在电脑前,双手托腮,一行清泪挂在脸上:“群寂寞,人无语,独自屏前听歌曲。”末了,她说:“临窗听雨的日子,我多想闻闻花香!”

蓝光又一闪,只见箫老师一身长衫,手提长烟锅,摇头晃脑地正教几个孩子背:“人之初,性本善……”

看着看着,有道圆睁大眼睛,想说什么,却张大嘴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